农业产业化中的"位势租":形成机制与利润分配

2018-12-13 15:02:38|作者:创新农业|来源:

分享到:

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型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的特征化事实,与此相应的,是农业的家庭经营向组织化和规模化经营的转变。然而,农业生产经营活动仍面临诸多约束,如:信贷约束、地权约束、技术约束和市场约束。约束的种类和强度不同,与之相适应的农业生产经营方式也就不同。理论上,哪种方式能降低平均生产成本,提高市场份额,获得更高的预期利润,哪种方式就被优先选择。历史经验表明,在不同的约束条件下,最初单一的农户(家庭)经营方式被"龙头企业+农户"的缔约结构所代替,进一步地又被"龙头企业+合作社+农户"和"龙头企业+合作联社+农户"等形态各异的缔约结构所代替。无论农业组织形态如何变化,始终绕不开龙头企业和农户之间的关系。

既往有关农业产业化模式的研究,要么仅从合约选择和治理结构的视角,对其经营绩效进行分析,却较少研究缔约主体间的利润分配问题,要么虽注意到了"大资本和小农户"的结合可能会带来利润分配不公的问题,但忽视了经营主体间异质性形成的制度背景,也未阐明异质性在实际中会通过哪些因素造成"龙头企业和农户"之间的谈判权不对等,而这种权力不对等最终又是如何影响利润分割的。

本文研究发现,农业产业化中"龙头企业+农户"模式经营主体间的内部风险偏好和外部市场机会不同,会对双方的议价能力产生重要影响,而具体的风险分布、信息分布和市场结构等要素诱发了"位势租"的形成,造成了龙头企业和农户在利润分割上的失衡。具体来说:

由于龙头企业具有雄厚的资金实力,多元的资金来源和相关的政策性补贴等因素导致其具有相对于农户来说更高的抗风险能力。而农户则因缺乏融资能力,收入来源有限,导致其抗风险能力较弱。特别是,基层政府在推动农业产业化快速发展时,和龙头企业之间存在广泛的共容利益,使得资本所有者(龙头企业)更易于获得权力所特许的资源,并通过特定的政策来为龙头企业兜底经营风险,后者抵抗风险的能力客观上得到了增强。因此,在龙头企业和农户缔结"龙头企业+农户"的合约中,尽管看起来双方的资本拥有量的不对等造成双方的风险控制能力不对等,因而在合作利润的分配上前者占优,但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问题的另一方面是,龙头企业和基层政府的合作会强化龙头企业的风险控制能力,从而在与农户的交易中占据更为有利的地位,获得更高的利润分配比例。

与此同时,龙头企业和农户在缔约中对利润的分配还受到各自面临的外部市场机会的影响。龙头企业和农户之间资本相对拥有量不同会导致双方的信息搜寻和市场(结构塑造)能力存在差异。而伴随着消费升级催生的农产品的不断精加工,农业产业链拉长,企业内部的生产加工成本越来越成为私人信息,而大量的小农户作业的种子、化肥和农药等生产成本,都在"田间地头",相当于公共信息。同时,消费升级后的农产品种类也日益繁多,价格形成过程愈加复杂,导致分散的小农户无法及时、准确的捕捉价格信息。并且,龙头企业在缔造专用性的农产品品牌和构建市场准入体系方面的能力明显优于农户。此外,由于企业的经营策略与政府的政策取向激励相容,也会给企业带来市场优势与信息优势,如此又强化了上述要素在龙头企业和农户之间的不均等分布。于是,这种外在的信息搜寻能力优势和市场结构塑造权就会内化为谈判优势。因此,其经济学含义就是通过将市场结构塑造能力差异和市场信息不对称形成的"信息租",转化为内部(缔约)谈判权不均等而形成的"位势租"。

进一步地分析表明,二元经济结构、资本(信贷)约束和农民权能(利)约束等一系列约束因素导致的城乡发展失衡是其形成的历史制度诱因。同时与农业市场化的发展趋势和居民消费结构的转型升级,三相交汇,使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下的分散小农生产模式越来越不适应农业产业化发展的需求。

基于此,本文认为,在农村土地所有权归集体所有,承包经营权属农户所有的"土地双层所有制"下,农户的土地产权是细碎化的,而集体经济同时也被"虚置",要使农户在农业产业化中增强和龙头企业的谈判能力,就要充分激活农村土地的市场价值,使农户充分分享因农地流转而产生的土地交易溢价和增强信贷抵押能力,唯有充分地激活农村土地流转市场并确保农户作为承包经营权拥有者的各项权益,才能在农业内部内生出有利于农业产业化的健康的、可持续发展的金融制度。同时,也要减少行政性干预,避免因政策和资金的倾向性扶持,放大了龙头企业的议价能力,而使农户在利润分割中处于弱势地位。只有在此基础上,资本和土地两个关键的要素,才能在权力相对对等的基础上"自由组合",如此一来,形成的各式新型农业组织化模式才能使农业生产利润在不同经营主体间公平分配。


分享到: 更多